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文

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

 
 
 

日志

 
 

【转载】杨斌: 特朗普获胜后的出人预料全球金融大变局  

2017-02-07 08:0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斌: 特朗普获胜后的出人预料全球金融大变局

杨斌 · 2016-11-27 · 来源:乌有之乡
 
中国人民币汇率也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连续暴跌,世界各国的货币也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剧烈波动,这表明美联储和华尔街已大大加快了全球金融攻击步伐

  【杨斌: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国家经济安全课题首席专家、研究员,本文来自杨斌微信公众号yangbin999】

美国大选对话一、 特朗普痛骂华尔街和美国主流媒体

  读者:特朗普很可能会改变现行金融政策,听听他骂华尔街有多狠啊。

  特朗普指着华尔街和美国政客鼻子说:“布什和克林顿家族的人长期以来和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大佬勾肩搭背,商量着怎么通过剥削底层人民来致富。”

  特朗普还放出狠话:“我了解华尔街,我了解华尔街上那些家伙。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华尔街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我们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中国某著名金融专家:不会的,大趋势是放松金融监管,美国的权威媒体都报道了,特朗普还要废除多德—富兰克法规呢,这可是历史上最严厉的监管法规。

  作者:这是蒙人,美国主流媒体的话,你也敢相信?特朗普刚刚召见了美国传媒界的精英,都是CNN、ABC、NBC、CBS的头头、主播等等,他们都来自鼎鼎大名的美国媒体,特朗普毫不客气地说,CNN的每个人都是骗子,你们这些人都是骗子……。这些精英听着大气都不敢出。

  如果特朗普说的毫无根据,美国媒体精英完全可以指控特朗普污蔑、诽谤,没有听说中国领导人这样骂人,某著名杂志前总编还不能容忍别人骂他污蔑烈士就诉诸法庭了。

  北京奥运会时CNN怎样给中国造谣?难道忘记了吗?特朗普这样骂CNN特别解气。那时中国人都说做人不能太CNN,给中国造谣赚不来钱,可是金融方面造谣就能赚来大钱,CNN会放过这种机会吗?

  你成天跟着美国主流媒体的调调,也不看看美国民间的独立网站,这样还会像预测美国大选一样被骗。美国主流媒体都说希拉里肯定赢,美国民间的独立网站说特朗普会赢,结果谁对了。

  美国早就有民调显示大多数民众认为美国政府、华尔街和主流媒体是三大恶人,特朗普顺应了民意潮流才赢得了大选胜利。

  俄罗斯媒体以前也是跟随西方主流舆论,后来发现这样不了解实情很容易上当,就主动到美欧开设媒体机构打破信息垄断,提出的口号就是“言人所不言、言未尽之言”,专门报道被美欧主流媒体排斥的西方独立学者的声音,以很少资金战胜了实力雄厚的西方媒体,靠的是传播信息的客观、公正而不是大量金钱。

  美国主流媒体因被70%民众视为“恶人”而江河日下,俄罗斯媒体却依靠“言西方媒体所不言”而蒸蒸日上。

  中国对西方意识形态方面的虚假舆论非常敏感,但对经济金融方面的虚假舆论缺乏鉴别能力,这就是中国遭受两房债券、大股灾等损失的重要原因。我以前通过内参向上反映西方掩盖的重要经济金融信息,如关于美国的虚假经济复苏舆论和股市大牛市泡沫,但发现中国报刊媒体一般都不愿意报道这类信息。

  我只能通过互联网作向社会各界提供这方面信息,尽管网上发表文章没有稿酬也不被计入科研成果,似乎对个人来说并不划算但我也觉得有义务这样做,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就收录了我多年来积累的并被现实证实的研究成果。

美国大选对话二、  特朗普会恢复让华尔街胆寒的罗斯福法规吗?

  读者:你觉得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可能出现金融格局大变天吗?

  作者:确实有这种可能,美国主流媒体故意回避一个令华尔街胆战心惊的动向,就是特朗普在竞选中反复承诺将会恢复罗斯福的金融改革,特别是远比多德—富兰克法规更为严厉、有效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华尔街并不反对奥巴马政府推出的多德—富兰克法规,但是,强烈反对恢复罗斯福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由此可知究竟哪个法规更加严厉并触动了华尔街的要害。

  2008年次贷危机后华尔街知道自己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感,就操纵政府推出了表面上加强监管而暗中保护华尔街利益的多德—富兰克法规,美国媒体和华尔街散布舆论谎称其为历史上最严厉的法规,就是为了误导公众不去恢复真正令华尔街恐惧的罗斯福法规。中国媒体应该知道这才是观察美国金融动向的关键而不应受到美国虚假舆论误导。

  这确实是一个精致的致命谎言:既然多德—富兰克法规是历史上最严厉的法规,当然就没有必要恢复历史上并不严厉的罗斯福的监管法规,既然特朗普连历史上最严厉的多德—富兰克法规也想废除,那么他肯定就是想放松监管给华尔街更大的自由。这就是美国主流媒体成功引导中国媒体形成的流行舆论,可惜只是美国主流媒体希望达到的目的而不是客观事实,就像美国主流媒体在大选搞的希拉里肯定会赢的荒谬民意调查一样。

  华尔街极为担忧特朗普承诺恢复罗斯福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因为这一法规真正抓住了去泡沫、去杠杆的牛鼻子,彻底切断各种资产泡沫获取投机信贷融资的渠道,禁止美联储和商业银行的信贷资金直接、间接流入投机领域,这将会彻底剥夺华尔街操纵资本市场并获取投机暴利的能力,再也无法利用社会各界的巨额存款制造巨大的资产泡沫,引诱股民上当被套之后既失去了股票又损失了存款,酿成严重金融危机后又导致大量民众失去工作收入和福利待遇。

  读者:难道美国媒体说多德—富兰克法规是历史上最严厉的监管法规是错误吗?

  作者:不能光听媒体怎么说,稍微考察一下相关信息就会发现很多破绽,多德—富兰克法规是谁制定的?主要是来自华尔街大银行的精英,华尔街自己制定法规严厉监管自己?你相信吗?奥巴马政府曾参与了推动这项法规,倘若奥巴马真正对华尔街实施了有效的监管,美国民众还会对华尔街如此愤怒吗?

  2016年一位匿名的美国议员出了一本引起轰动的书,说他所在的党声称是维护民众利益的,其实早已名不副实了,原因是华尔街将议员们喂得饱饱的,他坦率承认议员们都将民众当成幼稚的绵羊,国会通过法规惯用的办法,是如果不能说服就干脆搞晕人。

  多德—富兰克法规就是采用搞晕人的办法通过的。这项法规繁琐冗长,有八百多页,而解释法规的文件就八千多页,议员根本没有耐心仔细阅读,就在华尔街重金游说下获得了通过。

  读者:多德—富兰克法规的效果不好,但也不能说是故意袒护华尔街利益吧?

  作者:多德—富兰克法规有许多对民众非常不利的条款,美国媒体故意回避不让广大民众了解,如规定各种金融衍生品享有超级有优先清偿特权,一旦华尔街银行因投机失败而面临破产的危险,可以在广大民众的存款之前优先获得赔偿,但是,金融衍生品规模庞大已经接近天文数字,这意味着民众的存款根本不可能获得赔偿。

  这同大萧条后罗斯福制定的金融监管法规截然相反,当年罗斯福将保护广大民众的存款放在首要地位,禁止除了农产品期货之外的大多数金融衍生品,就是为了不让各种金融投机工具威胁民众存款安全。

  罗斯福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仅仅有三十六页,不到奥巴马的多德—富兰克法规的二十分之一,简明扼要而且通俗易懂,成功帮助美国摆脱大萧条并恢复了平稳增长,而多德—富兰克法规在金融监管方面却是失败的,美国大选中民众的强烈愤怒就说明了这一点。

  观察特朗普获胜后美国金融走向的关键,不是看根本不起什么作用的多德—富兰克法规,而是观察美国是否恢复罗斯福金融监管法规的动向,而从这一点来说,美国金融格局变天的可能性非常大。

  美国主流媒体故意回避、掩盖这方面的重要动向,而这才是决定美国未来数十年金融趋势的关键,中国媒体习惯于跟随美国主流的经济金融报道,也很少反映美国这方面金融改革的真正动向,不利于中国经济界准确判断金融趋势和避免风险。

美国大选对话之三:特朗普上台后会带来美国和全球股市动荡吗?

  读者:如果特朗普真的恢复了罗斯福的金融监管法规,是不是会对美国和全球股市带来很大影响?

  作者:你说的很对,这就是为何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启动希拉里邮件门调查后,华尔街会惶恐不安并连续七天出现股市暴跌,这意味着美国恢复罗斯福法规后各种资产泡沫都会破灭,美联储滥发货币放水制造的股市大牛市繁荣就可能化为泡影。

  特朗普竞选倡导的金融改革无疑令华尔街精英们感到心惊胆战,华尔街深知经济增长和上市公司业绩并不诱人,投资者并不愿意花费自己的钱冒险购买各种金融产品,倘若恢复罗斯福法规禁止动用巨额存款资金支撑资产泡沫,股市再得不到融资融券、上市公司回购股票信贷支撑,大牛市就可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丧失繁荣光环,房地产价格也会骤然下跌刺破泡沫并引发新一轮危机,更恐怖的是,天文数字的金融衍生品泡沫失去资金注入可能骤然爆破,其远远超过国民经济的巨大规模可能带来金融核弹般冲击。

  读者:这样说特朗普上台后改变政策必然带来强烈金融冲击,那么美国道·琼斯股指为何会创下19000点的历史新高呢?

  作者:确实如此,特朗普获胜之前美国多年来已经酝酿了巨大资产泡沫,倘若他不上台美联储会推迟引爆泡沫让华尔街从容布局,首先对各国进行诱多、作空攻击促使美元回流美国,进行反复的剪羊毛掠夺之后再最后引爆本土泡沫,这样美国精心策划、周密布局的全球金融战争就会造成更大损失,特朗普获胜后提前引爆全球泡沫可能打乱华尔街的精心策划,倘若各国意识到这一点就可能化危险为机遇。

  特朗普获胜后华尔街迫不得已大大加快金融战争进程,提前对各国股市、期市、汇市等发动诱多、作空攻击,这就是为何双十一中国期货市场发生了多年来罕见的闪电般崩盘。中国的温州帮、煤老板等缺乏操纵整个期货市场的实力,众多投资者难以在数分钟内采取统一行动让整个市场崩盘。

  中国人民币汇率也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连续暴跌,世界各国的货币也出现了多年来少有的剧烈波动,这表明美联储和华尔街已大大加快了全球金融攻击步伐,最后引爆美国特大资产泡沫并酿成特大全球危机的时刻也正在迫近。这意味着中国应紧急拆除国际资本的各种作空投机工具和调兵遣将的进出通道,防止华尔街的诱多、作空攻击和全球资产泡沫共振冲击。

  倘若特朗普上台并恢复罗斯福法规虽然会带来长期经济利好,但是,短期内会出现更多的虚假利好烟幕掩盖下的频繁闪电作空攻击,各国中期内则必须应对全球资产泡沫破灭相互共振冲击,必须完整借鉴罗斯福当年应对大萧条的成功经验,首先对资产泡沫釜底抽薪强迫金融财团戒除金融赌瘾,迫使其配合政府随后推出的大力扶植实体经济政策,不让虚假泡沫高收益继续诱惑大量资源从实体经济流入虚拟经济,然后还必须采取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办法,确保各个行业长期积累的闲置产能、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这样才能克服特大资产泡沫破灭引发的特大经济金融危机,迎来建立在实体经济平稳增长基础上的资产市场真正繁荣。

  1933年罗斯福首先制定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彻底堵住了银行资金流向虚拟投机领域的漏洞,然后再推出了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刺激实体经济,否则金融资本贪恋虚拟投机高收益就根本不会配合扶植实体经济。尽管1933年、1934年美国出现了高达10%的经济复苏,但远远无法充分消化多年来形成的大量闲置产能、社会失业,后来担忧国债增长过快稍微压缩基建投资又陷入了经济衰退,直到二战时期采取了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办法,全面规划充分启动闲置资源才彻底克服了失业和大萧条。这就是说仅仅扩大基建投资而不对闲置资源进行全面规划,很难应对特大资产泡沫破灭后出现的特大经济金融危机,无法消化多年来各个行业积累的庞大闲置产能、人力资源。

  2016年初索罗斯称全球面临着类似大萧条的通货紧缩,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具有应对当年问题的经验。确实,各个国家都被新自由主义理念束缚了头脑,都不具有足够的经验和胆识完整借鉴罗斯福的成功经验,许多经济学家甚至强烈反对政府的产业政策,更不要说借鉴罗斯福的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相结合。习近平主席反复强调中国要采取“两手并用”的办法,经济界提出的深化改革方案却没有认真落实习近平主席的指示。

  倘若各国不完整借鉴罗斯福的一整套成功经验,根本无法应对特朗普上台后全球资产泡沫的提前破灭危险,这就是说特朗普恢复罗斯福法规的长期利好,必须依靠完整借鉴罗斯福的成功经验才能变成现实。无论是特朗普和世界各国都没有这样的危机意识,而华尔街正在有意识利用特大全球资产泡沫来剪羊毛,随时可能刺破全球资产泡沫引爆特大全球经济金融危机,实现美国精英早就制定的世界经济解体战略以维护全球霸权。2016年我推出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是当今少有的论述如何完整借鉴罗斯福成功经验的著作,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社会各界认识当前危险并应对严峻挑战。

  特朗普获胜后美国出现了股市暴涨而债市暴跌的反常现象,原因是人们普遍将股市而不是债市作为经济风向标,美联储暗中推出了秘密量化宽松刺激股市高涨安抚人心,以制造虚假的利好烟幕帮助华尔街暗中进行作空市场布局,然后趁投资者麻痹大意之时发动闪电般作空攻击,双十一中国期货市场闪电般崩盘就是人为操纵结果。

  读者:有报道说特朗普将会任命华尔街的熟人担任政府要职,他竞选时承诺恢复罗斯福法规是不是装样子而不会兑现?

  作者:华尔街会千方百计阻挠国会推迟恢复罗斯福的监管法案,许多人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会向华尔街妥协放弃竞选时的承诺。但是,美国社会各界已经形成了恢复罗斯福改革的强大声势,绝不会容忍任何政客在这一关键问题上违背自己诺言。根据2016年10月在争夺选民关键的摇摆州的民意调查,70%的选民主张恢复罗斯福的严刑峻法以遏制华尔街贪婪,特朗普也不敢轻易得罪帮助自己赢得大选的摇摆州选民。

  美国大选中桑德斯最早提出了恢复罗斯福改革的主张,赢得美国民众的热烈支持并形成了强大的民意潮流,民主党、共和党随后都将恢复罗斯福法规写入了大选纲领。特朗普反对一般政府干预但明确赞成罗斯福的金融监管,他认为罗斯福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合理的、有益的,他选择的经济顾问班子大多也赞成恢复罗斯福法规。

  特朗普可能会任命一些华尔街的熟人担任政府要职,当年罗斯福的家族曾经同金融界有着密切联系,但是,这并未阻碍他推出了有效遏制华尔街贪婪的严刑峻法,他也任命了熟悉华尔街圈子的人负责惩办金融腐败犯罪,结果不负众望利用熟悉华尔街欺诈内幕的特点将众多罪犯绳之以法。

  特朗普提出要从社会上公开招募四千多名副部级官员,我知道的一位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思想启蒙家德格瑞也被邀请加入内阁,这些都是特朗普有可能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的积极迹象,德格瑞抨击华尔街发动金融战争的观点同我非常相似。

  特朗普像以前的政府一样招募了许多强硬反华的人士,但是,特朗普也招募了许多旗帜鲜明反对传统保守派的进步人士,这与以前的历届政府完全不同并给中国带来了机遇,中国应善于积极利用这些进步人士争取对中国有利的局面,就像当年中国可以利用罗斯福政府的进步倾向争取形成抗日统一站线。

  读者:美国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的趋势对中国有何启示?罗斯福金融法规对炒股的民众有什么影响和好处?

  作者:美国罗斯福金融改革切断了银行巨额存款资金进入股市渠道,既防止了股民受骗被套损失又保障了储户存款安全,非但没有损害股市发展反而催生了没有泡沫的大牛市,庇护着美国资本市场出现了长达七十多年的稳定繁荣,从未像2008年那样出现大商业银行、投资银行濒临破产困境。

  美国金融改革思潮骤然发生巨大变化有着许多有益的启示,关键就是罗斯福法规并非是深奥难懂、无关紧要的技术性法规,而是广大民众必须了解并完全可以清楚弄懂的重要法规,是维护民众股票、存款等财富安全的驱魔镇妖法宝,其核心就是必须让经济基本面来决定各种资本市场的行情,禁止金融财团动用民众存款来制造泡沫虚假高收益诱骗股民上当,让公司业绩、民众收入和经济增长前景自然而然催生大牛市,而不能动用民众存款和央行货币发行人为进行泡沫炒作,否则就会违反“不能借钱炒股”的基本常识和投资戒律,就会可能威胁到民众的股票、存款安全并引发大萧条。

  美国民众以前误以为金融问题深奥难懂或与己无关,这同华尔街金融精英和主流媒体故弄玄虚有很大关系,桑德斯深入浅出向民众讲清了罗斯福监管法规,广大民众认识到罗斯福监管法规同自身利益有密切关系,立即以极大热情掀起了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的运动,迫使民主、共和两党都不得不顺应金融改革的民意潮流。

  中国金融界尚未意识到罗斯福金融改革的重要意义,广大民众也尚未意识到罗斯福法规是维护自身利益的法宝,没有意识到人们羡慕的美欧经济繁荣归功于罗斯福改革,而根本不是美国向中国竭力推荐的金融自由化改革。1999年美国废除罗斯福监管法规后金融形势就急剧恶化,短短数年后就爆发了网络泡沫危机、次贷危机,当前已经面临着民众愤怒可能引发社会动荡的困境。

  中国重视罗斯福扩大基础设施投资的刺激经济政策,但是,对于罗斯福限制投机的金融监管法规尚未给予充分重视。我曾经撰写过一篇警示美欧出现了掠夺民众存款威胁,主张中国应借鉴罗斯福监管法规防范金融风险的文章,杂志审稿征求金融界权威专家意见时却被认为过于空洞,不知道美联储已承认废除罗斯福监管法规在美欧带来的恶果,也不知道美国社会各界掀起了恢复罗斯福改革的热潮。

  由此可见,中国金融界对美欧金融改革的真正成功经验尚不熟悉,不知道效仿美国废除罗斯福金融法规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就可能带来大股灾、挤兑存款威胁甚至大萧条灾难,不知道罗斯福改革回归意味着金融改革风向发生根本变化。

  读者:美国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的趋势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当前各国货币市场都出现暴跌意味着什么?

  作者:美国金融改革风向巨变给中国带来了机遇与挑战。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分析了全球民众股票、存款面临的被掠夺威胁,指出中国应尽快制定本土版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这样就能避免先用数万亿元的融资融券巨资刺激股市泡沫,再用数万亿元的救市巨资挽救股市造成的资源浪费,还能合理合法拒绝美国施压允许国际资本自由流入。

  华尔街、对冲基金的资金来自央行、商业银行的廉价贷款,美国恢复罗斯福法规的趋势会促使华尔街就会将海外当作泄洪渠道,对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的货币、股市进行诱多、作空攻击,让美元洪水涌入、涌出各国以谋求投机暴利弥补国内损失,这也是世界各国货币都遭受了作空攻击并出现暴跌的重要原因。中国制定本土版罗斯福法规并切断投机资本进攻、撤退通道,才能阻止美国将中国当作泄洪渠道和转嫁危机损失的海外乐园。

  罗斯福法规回归还暴露出美国虚假的复苏和大牛市本质,美联储滥发货币刺激大牛市及其相关经济增长是非法的,中国认清这一点就能避免效仿当前美国的灾难性金融模式。

  2008年全球危机以来美联储打着国际协调货币政策的幌子,误导各国央行发放天量货币刺激各种资产泡沫,这种被罗斯福法规视为有害的、非法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误导了各国经济学家对全球经济形势的严峻性的判断。

  2015年以来国际贸易已经持续十多个月滑坡,这种历来被称为全球经济衰退的不正常状况,却被美国依据掺水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判断为基本面良好。这实际上是舆论烟幕掩护下的金融战争攻势,旨在误导各国坐视生产过剩、通货紧缩蔓延到各个行业,逐步引发生产过剩与泡沫破灭相互共振的特大危机。

  附录: 特朗普邀请占领华尔街运动思想家大卫·德格瑞参加组阁

  大卫·德格瑞最早提出了1%超级富豪与99%民众对立的思想,在推动占领华尔街运动蓬勃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历史作用,这一思想火种并未被美国警察的残酷镇压所熄灭,反而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燃烧成了遍布美国的燎原大火,美国热门总统候选人桑德斯、特朗普等人,正是依靠强调1%超级富豪与99%民众对立的不合理现实,赢得了广大民众的支持并战胜了众多建制派主流候选人。

  2016年11月大卫·德格瑞称他被邀请参加特朗普的组阁,他虽然尚未答应参与组阁但表示愿意积极提出改革建议,桑德斯、沃伦等民主党进步人士也表示支持特朗普推动金融改革。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有许多介绍大卫·德格瑞思想的内容,此处摘录一些片段以供读者了解特朗普招募进步人士的情况,难以想象以前历届美国政府会邀请这样的进步人士参加组阁。

  大卫· 德格瑞坦率承认自己也曾有意回避大量存在的客观证据,唯恐被人视为“阴谋论者”而遭到嘲笑、解雇,但是,他通过调查研究20世纪80年代的国际商业银行犯罪破产案件,惊人地发现这家管理混乱、大量做假账、亏损严重的银行,还从事了大量洗钱、贩卖军火毒品、贪污挪用资金等罪行。

  大卫· 德格瑞调查发现的惊人证据,充满了贪婪、欺诈、阴谋策划与暴力,而且同美国的金融界、政界、情报机构上层有着密切联系,后来受到审判和法律制裁的仅仅是具体操作的小喽啰,而幕后策划的上层人物却安然无恙并且在仕途上平步青云,包括后来曾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长和国防部长的盖茨。

  当前美国面临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也可追溯到同一权力结构圈子,由金融界、政界、情报界、石油军工大财团融合构成的权力圈子。

  大卫· 德格瑞承认倘若不是作为媒体记者对国际商业银行案件进行了长达20年的调查,他也根本不会相信任何涉及金融界、政界的“阴谋论”指控,也很可能对大量存在的客观证据采取视而不见、避之不及的态度。大卫·德格瑞通过对上述案件的调查研究培养了出色分辨思考能力,他每天对数以千计的新闻报道、统计数据进行跟踪分析,能透过大量令人困惑的信息筛选出有价值的线索,识别舆论误导并敏锐察觉到对公众、自己和家庭的潜在威胁。

  大卫· 德格瑞为了进行客观的新闻报道和评论,选择脱离了大财团控制的媒体并成为了独立记者,他的文章常常引起以前记者、编辑同行的不安,他们抱怨说他的观点过于激进、极端并不适合发表,大卫·德格瑞表示对此理解但不能改变自己的看法,尽管他深知自己言辞令某些人感到尖锐并会疏远同行,但身处当前危机的极端时期讲真话就会被误认为是极端的。

  大卫· 德格瑞广泛接触普通民众并深知经济危机带来的巨大苦难,他说问一问那些失去住房、工作的数百万个家庭,问一问那些陷入贫困的五千两百万美国民众,就会知道他的报道并不极端而是反映了现实。大卫·德格瑞深知自己被误认为激进就会带来种种不利情况,他关于金融战争的文章将会触动金融垄断财团的利益,但是,他通过长期独立研究认为这恰恰就是严酷的客观现实。

  2010年底大卫· 德格瑞撰写了题为《媒体粉饰太平、腐败与经济复苏假象》的文章,他曾富有激情地写道:“这就是战争,这就是利用经济政策武器进行的大屠杀,这就是威胁中产阶级生存的战争,这就是金融恐怖分子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我们的国家受到了攻击,我的家庭受到了攻击,我的孩子受到了攻击,我自己受到了攻击,我们大家都受到了攻击”。

  摘自《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第2章,“金融战争:事关国家兴衰、百姓福祉”。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杨斌: 特朗普获胜后的出人预料全球金融大变局 - 杨桃 - 杨桃树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